• <progress id="kmdre"></progress>
    <tbody id="kmdre"></tbody>
  • <form id="kmdre"><tr id="kmdre"><input id="kmdre"></input></tr></form>

    <form id="kmdre"><strike id="kmdre"></strike></form>
  • <dd id="kmdre"></dd>

    你能說一個九歲的小孩是精神?
    2012-06-07 17:14:28   來源:譯言網   評論:0 點擊:

    去年夏季的一天,安妮和她的丈夫米格爾,帶著他們9歲大的長子邁克爾到佛羅里達小學參加一個項目,他們更愿意將這個項目稱為夏令營。過去的幾年里,安妮和米格爾始終無法理解這個孩子,他有著高顴骨、大眼睛、卷曲...

     

    去年夏季的一天,安妮和她的丈夫米格爾,帶著他們9歲大的長子邁克爾到佛羅里達小學參加一個項目,他們更愿意將這個項目稱為“夏令營”。過去的幾年里,安妮和米格爾始終無法理解這個孩子,他有著高顴骨、大眼睛、卷曲而又明亮的棕色頭發、舉止優雅,但他會周期性地暴怒和冷漠地遠離人群。邁克爾參加的這個為期8周的項目其實是一個系統性的心理學研究項目——與其說這是“夏令營”倒不如說是他們所能求助的“最后手段”。

     

    據邁克爾媽媽所說,他的問題始于三歲左右,恰是他的弟弟艾倫出生后不久。她說,當時邁克爾的行為最多就是調皮一些,但是很快就升級為亂發脾氣,還一邊嘶吼和尖叫,怎么都安撫不下來。這不是普通幼童會有的行為。“這不是‘我累了’或者‘我很沮喪’——這樣普通小孩會做的事情,”安妮回憶道。“他的行為真的遠不止如此。無論我們怎么做,這些每天都會上演個數小時。”那之后的幾年中,每一次父母讓穿上鞋或是做其他一些日常小事,比如說從客廳把玩具拿回來,邁克爾都會大喊大叫。“讓他去什么地方,或是讓他呆在什么地方——任何事都會讓他爆發,”米格爾說。這種憤怒行為貫穿了他的整個幼兒時期。在他8歲時,每次父母幫他準備好要去學校時,他仍會發怒,捶墻甚至踢門洞。只要沒人照看,他便會用剪刀把褲子剪爛,或者想盡辦法撕扯自己的頭發。他還會通過不停地把馬桶座摔下來一直摔到壞,以此來發泄自己的怒氣。

     

    安妮和米格爾第一次帶邁克爾去看治療師的時候,得到的結論是“長子綜合癥”:他的行為完全是在表達對新弟弟的不滿。但是當他們意識到邁克爾對新寶寶懷有深深地敵意的時候,單純的“手足之爭”已經不足以解釋他不斷出現的極端行為了。

     

    邁克爾五歲的時候,就從經常的大怒發展為了時不時地抓狂,這讓安妮很苦惱:“你永遠都沒辦法知道他什么時候。”安妮想起他們之間關于家庭作業的一次爭執,她試圖跟邁克爾好好說,但是他一個勁兒地大哭尖叫。“我說:‘邁克爾,你還記得我們昨天做的頭腦風暴么?你只需要把我們昨天的想法寫下來就可以了。’他還是瘋狂地尖叫,所以我說:‘邁克爾,我還以為昨天跟你做了那個頭腦風暴就可以避免今天這場鬧劇呢?’他突然停住了,轉過身,用大人的口氣說:‘所以沒有你預想的那么順利,對吧?’”

     

    安妮和米格爾住在邁阿密北部的一個沿海小城,這是一個可以讓孩子們在附近自由玩耍的地方。我見到他們的那天早上天灰蒙蒙的,很是悶熱。坐在他們家寬敞的客廳里,看著另外兩個小兒子在地毯上玩耍——6歲的艾倫和兩歲的杰克。安妮說,到目前為止,他們倆都沒有出現像邁克爾那樣的問題。

     

    “我們有很多很多那樣的書——《如何管教叛逆兒童》《如何引導暴躁兒童》,”她說:“每一本書都有不同的方法,我們試過,有的會起效幾天,但是很快又恢復原樣了。”安以前主修兒童心理學,當過小學老師,但她承認盡管受過這方面的訓練還是很有挫敗感。“我們覺得自己就好像在‘轉輪子,難道我們不是嗎?難道邁克爾不是嗎?各種各樣的醫生,各種各樣的新技術,但是沒有人能夠告訴我們:‘問題就在這,這就是你需要做的。’’”

     

    37歲的安坦率健談。她最近弄了一輛流動餐車,我們見面的那天她正穿著佛羅里達式工作裝:一個藍牙耳機,一部iPhone,牛仔短褲和印有綠色熒光的公司名稱的背心。米格爾更穩重一些。他以前是商業飛行員,現在做房地產公司經紀人,他在家庭中是扮演著調節者的角色,用那種在暴風雨中著陸的冷靜來應對緊張的時刻。

     

    “開始我以為是我們的原因,”米格爾看著他兩個小兒子吵吵鬧鬧地玩著玩具車說:“但邁克爾不會按邏輯出牌,你按著書上教的一步一步去做,但他還是那樣隨心所欲。在公共場合還要想著對付他實在是太累了,所以我們就干脆減少了社交生活。”

     

    在過去六年中,他們帶邁克爾看過八個不同的治療師,得到了各種各樣的診斷結果。“每個治療師的結論都不一樣,”安說:“噢,這是注意力缺失紊亂癥——噢,這不是。這是抑郁癥——也可能不是。邁克爾有強迫癥的病征,也有感覺綜合失調的病征,他有好多不同的疾病病征。沒人有一個準確的答案,連是什么病都不知道怎么治療?”

     

    去年春天,為邁克爾治療的心理治療師給邁克爾的父母推薦了一名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的研究員——丹•沃斯布施。在做了一系列評估之后,安妮和米格爾終于得知了另一個診斷結果:他們的兒子邁克爾可能是一個精神病患者。

     

    在過去的十年里,沃斯布施一直在研究“冷漠無情”的孩子——這些孩子都表現出了感動、憐憫、同情這樣的情感上的缺失——同時也被認為有很大可能在成年后成為精神病患者。對于邁克爾,沃斯布施采用了心理測試和教師-家庭評量表相結合的方式,其中包括使用“冷漠無情”特質具體表現表、兒童精神病量表和反社會過程篩選設備——所有工具都是專門用來測量冷血和掠奪性特質的,這些測試的結果都顯示了邁克爾的病情非常接近于成人精神病。一位助理研究員分別與邁克爾的父母和老師進行了面談,了解了他在家和學校的行為舉止。當所有的測試和報告的結果都已經成表后,邁克爾的測試數值與一般的“冷漠無情”行為的測試范圍存在兩個標準偏差,這說明了他的情況已經非常嚴重了。

     

    目前,沒有針對精神病患兒童的標準檢測,但越來越多的心理學家相信,精神疾病,比如孤獨癥,是一種獨特的神經癥——可以在小至5歲的兒童身上鑒別出來。診斷的關鍵是看有沒有冷漠無情的特征,這是現在大部分研究者相信可以用于區分幼年精神病患者與普通行為失常的兒童的特征,后者同樣沖動、難以管教,并表現出敵意或暴力行為。一些研究表明,大約三分之一的有嚴重行為問題——像邁克爾體現的進攻型不服從——的兒童的冷漠無情的特征值是超出正常水平的。(自戀和沖動是成人診斷標準的一部分,但在兒童身上難以應用,因為自戀和沖動是一種天性。)

     

    在有些兒童身上,C.U.(冷漠障礙)特征會以明顯的方式體現。保羅·弗里克是新奧爾良大學的一位心理學家,他二十年來一直在研究兒童患精神疾病的風險因素,他描述了一個男孩在幾周內用小刀一點一點地切掉了家里的貓的尾巴。這個男孩對這一系列截肢手術感到驕傲,而他的父母起初并沒有注意到此事。“當我們談起這個時,他非常坦白,”弗里克回憶說。“他說:‘我想當科學家,我在做實驗。我想看看那只貓會有什么反應。’”

     

    在另一個著名案例中,在弗羅里達州的一家汽車旅館里,一個名叫杰弗瑞·貝雷的9歲男孩把一個學步年齡的小孩推進了游泳池的深水區。當那個小男孩在水中掙扎逐漸沉入水底的時候,貝雷拉過一把椅子在一邊觀看。之后接受警察詢問時,貝雷解釋說,他好奇想看看人是怎么淹死的。被拘捕之后,他似乎沒為要進監獄而感到煩惱,而是很高興自己成了注意的焦點。

     

    但是,在許多孩子身上,這種跡象體現得更為微妙。弗里克指出,冷漠無情的孩子往往有著極強的操縱欲。他們還常常撒謊,不只是像所有孩子都會做的那樣為了逃避懲罰,而是可以因為任何理由甚至沒有理由。“大部分孩子,如果你抓到他們在晚飯前從罐子里面偷曲奇,他們會顯得很愧疚,”弗里克說。“他們想要曲奇,但他們也感覺不好意思。即便是有嚴重A.D.H.D.(注意力缺陷多動癥)癥狀的孩子:他們可能很難控制沖動,但當他們意識到媽媽很生氣時,還是會覺得愧疚。”感情冷漠的兒童不覺得后悔。“他們不在乎是不是有人對他們很惱火,”弗里克說。“他們不在乎自己是否傷害了某人的感情。”如同成年精神病患者一樣,他們可能看起來缺少人性。“如果他們不采用殘忍手段就能得到想要的,情況往往比較容易,”弗里克觀察道。“但在那一天結束之前,他們會用上任何最有效的招數。”

     

    一個很小的孩子就能有精神病傾向的觀點在心理學家之中依舊是一個比較有爭議的話題。天普大學的一個名叫勞倫斯·斯坦伯格的心理學家提出:精神病就像其他人格障礙一樣,想要準確的從兒童甚至是青少年身上診斷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的大腦正在發育,在他們這個年齡階段正常的行為都有可能被曲解為心理病態。有的人會擔心即使這樣一個診斷能準確無誤的做出來,這樣去判定一個兒童是一個精神病患者的社會成本是不是太高了一點。(這種病癥史來就是被認為無法治愈的。)德克薩斯洲的A&M大學的臨床心理學家約翰.伊丹斯,他對將錢用在鑒定一個孩子是否患有精神病的研究上發出了警告,“這不像孩子和家長可以尋求到幫助的孤獨癥,伊丹斯說,”即使診斷非常準確,那也將是一個破壞性的診斷。沒有人會對一個精神病患者的母親感到同情。

     

    新南威爾士大學的研究兒童反社會行為的心理學家馬克·戴茲承認“給一個5歲的孩子貼上精神病的標簽不會讓任何人舒服。”但是,他說,對那些性格特征視而不見的話,情況會更糟,“表明這種性格確實存在并且能夠在小孩中鑒定出來的調查研究是強有力的。”最近的研究顯示,那些能在青春版的精神病檢查表中得高分的未成熟的孩子們似乎在腦部結構上有重要區別,這是一個表明那種特征是與生俱來的跡象。在25年間跟蹤3000個兒童的另外一項研究顯示,精神病態的跡象能在小至3歲的兒童中被發現。像戴茲和沃斯布施這樣的為數不多但數量正在逐日增加的心理學家說,越早地著手解決這個問題也許能帶給那些孩子改變人生航向的機會。研究人員希望,比如,由大腦特定部分控制的同理心的作用也許依舊弱弱地存在于情感冷漠的孩子們身上,并且能夠被加強。

     

    成功治療的好處將是巨大的。精神病患者據估計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一,但是大概占了犯罪服刑人員的百分之十五到二十五,并且造成了不成比例的暴力犯罪和謀殺。神經系統科學家肯特估計每年用于精神病的資金是4600億美元,大概是經濟蕭條時期的10倍,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因為有精神病患者屢次被捕。(用于非暴力精神病患者的社會經費甚至可能更高,《Snakes in Suits(穿西裝的蛇)》的合著者羅伯特.黑爾描述了發生在一些金融家和商人身上的精神病態的跡象,他懷疑伯納德.馬道夫應該歸于那個范疇。)有改善的可能性也是使診斷不能下定論的一個因素:這也是要治療精神病兒童而不是送他們下監獄的一個原因。“正如修女們經常說的,‘因為足夠年輕,所以他們還可以改變,’”戴茲說,“你不得不承認那是真的,否則,我們該怎樣接受這些精神病患者呢?

     

    我第一次遇見邁克爾時,他看起來有些害羞但是舉止非常得體。當他的弟弟艾倫頂著一個塑料袋在屋子里面到處跑的時候,邁克爾卻孤零零的走進了房間,然后蜷縮在客廳的沙發上,把臉藏于坐墊里。安妮問他:“能過來打個招呼嗎?”他瞥了一下我,然后高高興興地竄起來,“當然可以!”他說,并且跑過來擁抱她。因為在廚房拍球被斥責,他像任何9歲的孩子一樣翻白眼,隨后就聽話地到外面去了。幾分鐘之后,他回到了屋子,滑稽地在杰克面前雀躍,此時杰克正在他的坐騎式的滑板車上上下起伏著。當滑板車側翻過去,邁克爾戲劇化的喘息并且跑到他弟弟身邊,睜大的眼睛充滿了擔心,問道:“杰克,你還好嗎?”他一邊熱心地拍著他最小的弟弟的頭發,一邊朝我泛著勝利的笑容。

     

     

    如果說這顯示的是兄弟之間的情誼的話,不免會顯得牽強,將它看成是從根本上擾亂兄弟感情也是比較勉強的。漸漸地,邁克爾的行為開始變形。當他在樓上的電腦旁等候一部叫寵物小精靈的視頻的時候,邁克爾轉向我,并且開始作一些干脆的評論,“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并不喜歡艾倫。”但我問他那是否是真心話時,他說:“不錯,那是真的,”然后沉悶地加了一句,“我恨他。”

     

    他朝下瞥了一眼,注意到了我放在桌上的數碼磁帶錄音機,他問:“你錄過音么?”我說,錄過。他短暫的凝視我,接著便繼續看錄像。從另一個房間傳來的突如其來的聲響使我朝那邊看了一眼,邁克立馬抓住了這個機會霸占了錄音機并按下刪除按鈕。沃斯布施后來注意到這樣的一個有計劃性的報復行為發生在一個本應該僅僅是馬上去得到錄音機或是發牢騷、抱怨的九歲孩子身上是不太正常的。我詳細觀察安妮和米格爾是否可能成為邁克奇怪行為的源泉,后來發現這個家庭如果說有什么不正常的話,就是太正常了。那個下午我觀察安妮管教她的兩個男孩兒,發現她粗魯而又嚴肅。

     

    當艾倫開始繞著客廳跑并撞上沙發墊上,她嚴厲的說:“艾倫,你給我停下來!”當杰克和艾倫因為共享一個玩具開始抱怨,她用大多數父母慣用的一種有耐心的惱怒的口吻停止了這場爭論。“讓他玩五分鐘,艾倫,接著就輪到你了。”安慣用傳統的家教方式嚴格管教,米格爾則更和藹——靜靜的聽,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方式可能過于樂觀了。

     

    好像確實是這樣。當夜幕降臨,邁克爾的行為也變得更加暴力。有一次,邁克爾在樓下,杰克瘋瘋癲癲地爬上了電腦椅,并且突然開始播放邁克爾的視頻。艾倫咯咯地笑,甚至米格爾也笑了,但是這明顯只是一種娛樂消遣。一聽到邁克爾上了樓梯,米格爾驚恐的說:“哎呀!”然后立馬將杰克從椅子上拽了下來。

     

    但是他沒有足夠快,看到視頻仍然在播放,邁克爾哭喪著尖叫,然后環顧整個房間看是誰動了他的視頻。他凝視著艾倫,然后抓起一把木質椅子舉過頭頂,就像要打架一樣,但是他停頓了幾秒,這給了米格爾將椅子奪走的機會。邁克爾尖叫著跑進了浴室然后反復猛關馬桶底座。當他被爸爸拽出來并且被要求去睡覺,他令人憐憫地啜泣,“爸爸,爸爸,為什么要這么對我?”他乞求道,此時米格爾正拽著他回房。“不要啊,爸爸!我跟你比跟媽咪更親!”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邁克爾一邊嗚咽一邊尖叫,而米格爾則想嘗試著讓他平靜下來。在他的房間外面的大廳里,米格爾道了歉,并且說這是“非常糟糕的一個夜晚”。

     

    “你也看到了,那就是我們的老大邁克爾,”米格爾接著說,“他整天就像這樣,或踢或打或砰的關上馬桶坐墊。”但是他也注意到是艾倫挑釁了邁克爾,讓他哭泣。“一有機會他就喜歡惹邁克爾,”米格爾說。

     

    從臥室里傳來了邁克爾的叫喊聲:“他是知道后果的,所以我不清楚他為什么要這樣做,我會揍他的。”

     

    米格爾說:“你才不會。”

     

    邁克爾:“我會揍你了,艾倫!”

     

    又過了一個小時,小孩們終于睡著了。米格爾和我一起坐在餐桌旁邊,他說起來自己成長的過程中也是一個問題少年——雖然不像邁克爾那么棘手。“家長們都不想讓我跟他們的小孩玩,他們都覺得我是瘋子”,米格爾閉上眼睛回憶道:“我不聽大人的話,老是惹麻煩,成績也很糟糕。走在街上就能聽見別人用西班牙語說:‘那個小瘋子來了!’”

     

    據米格爾所說,這種不合群的行為一直到快二十歲左右才慢慢消失,他覺得那是一個“長大”的轉折點。當我問及是什么促使了這個轉變,他自己也不是很確定,說:“自然而然吧,開始學會處理各種情況,懂得要控制自己。”

     

    這樣看來,邁克爾也是有希望的,但是安很是懷疑。那天晚上,邁克爾很高興地抱了她一下,她一個勁兒地搖頭。“10分鐘擁抱兩次?兩個星期都擁抱不到兩次!”她覺得邁克爾是在用糊弄治療師的辦法在糊弄我:在治療的時候假裝表現很好,讓治療師認為他有進步。“米格爾覺得邁克爾在慢慢長大,慢慢變得成熟,”她說:“我不想這么說,但是我覺得他越來越會糊弄人了,他知道怎么弄到自己想要的。”

     

    一天早上,我在他的暑期治療項目基地見到了沃斯布施,這是一個擠在弗羅里達西北角的一所很小的小學。在對精神病產生興趣之前,沃斯布施一直在研究注意力缺陷多動癥。在過去的八個夏天,他都在幫助經營一個夏令營形式的嚴重注意力缺陷多動癥的治療項目.去年他第一次開始一個關于有冷漠特質的兒童(C.U.兒童)的獨立項目——十幾個8到11歲之間的小孩。邁克爾是他最早的轉診病人之一。

     

    沃斯布施的研究是最早尋找對C.U.兒童治療的項目之一。大家都知道,成年精神病人一般都會受到大家的關懷,而不是懲罰,沃斯布施想看看這對兒童是否也適用。但是過程非常艱難,你難以去控制這些小孩什么時候失控,C.U.兒童都非常具有破壞力——尖叫,掀桌子,在教室里亂跑——沃斯布施稱之為“好得沒治了”。

     

    “有些小孩在體育課的時候會去爬圍欄想翻到別的地方去,還有的一天必須強制性地管制幾次,”沃斯布施的頭發短短的,銀灰色,說話的時候挺高興,但也不乏警戒:“我們真的是被打敗了。”帶我去學校的主樓的路上,他留心看了看我們經過的每個教室,好像在確定沒有小孩想要跑出來。學校每兩名學生就配有一位指導老師,但是沃斯布施說孩子們很快就發現要是一起鬧騰老師們也沒轍:一個小孩在某個時刻喊出秘密口令,大家就開始一齊跑開。

     

    “最讓我不解的就是這些小孩表現出來的統一性,”沃斯布施搖了搖頭,繼續說:“他們一點都不像沖動的注意力缺失多動癥兒童,甚至都不像動不動就會說‘滾開,你讓我做什么,我偏不做’的行為障礙兒童。這些C.U.兒童能夠遵守規則,但是按照對自己有力的方式。”

     

    我們邊講話邊走向學校的露天籃球場,孩子們正在玩個游戲。其實是很普通的游戲,所有的小孩站成一圈,隔著中間的人的頭頂把球傳給另一個人,指導老師就在旁邊——表揚他們的注意力和運動精神,看看有沒有失常行為的跡象。有一次球彈開了,那個結實的短發男孩陰沉地看了他的接收者一眼。“那種憤怒不是你在普通小孩眼中可以看到的,”沃斯布施說:“他們很容易動怒,然后行為失常。他們會記仇,如果有誰用球不小心打中了那個男孩,他會非常生氣,而且會持續好幾天。”

     

    我在邁克爾身上也見過這種憤怒。有一天晚上邁克爾在看神奇寶貝,阿蘭爬上他旁邊的椅子坐下,戰斗陀螺的皮帶末端不小心碰到了邁克爾的嘴。當時邁克爾就用這樣的眼神看了阿蘭一眼,然后冷靜地接著看電視。過了三十秒鐘,突然就怒了,奪過那條皮帶就扔出去。

    但是邁克爾在夏令營里似乎沒有平時那么暴力。穿著紅色的短袖短褲,戴了頂藍色的帽子,他在游戲里表現得不錯,但是在之后的評定環節中表現得不太耐煩。指導老師統計分數的時候,他坐在地上,玩著從衣服上拉扯下來的線頭。

     

    現在是暑期治療項目進行的第七周,絕大部分孩子們都有提高的跡象。有的實際上是越來越糟,這其中就包括到后來打輔導員的邁克爾。在治療項目開始初期,沃斯布施注意到邁克爾的行為相對較好:他有時候會從桌子上跳起來或者在教室里面東奔西跑,但是不用強制性地將他晾到一邊,就像對待那些最野的孩子們一樣。從那以后,他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嚴重變形,沃斯布施想,因為邁克爾一直在努力地給項目里面的另外一個女孩子留下深刻印象,她叫L(為了保護她的隱私,在這里她的名字縮寫成了她名字的首字母)。

     

    迷人但是反復無常的L很快就找到了使男孩們相互斗爭的方法,“都是一些女孩們典型的做法,”沃斯布施說,此時孩子們正里面集結,“她那樣做的次數和她那樣做的精度都是史無前例的。“沃斯布施告訴我,比如說她已經偷偷將一些玩具帶進了露營,然后把它們發放給在她的指揮下行為不太規矩的孩子們,這個策略好像對邁克爾特別有效,他通常不會尖叫著喊她的名字。

     

    沃斯布施說,這種企圖引起L注意的表面行為是過渡活躍障礙而非冷漠障礙。我們跟著小孩們走進去的時候他又接著說:“這種障礙兒童行為非常沖動,有一種理論是說他們的威脅刺激系統過度活躍。很容易生氣和害怕。”但是另一方面,他們的的失常行為又像是有意的。不像那些坐不住的孩子,他們受到挑釁的時候雖然也會有仇視,但是能夠保持非常冷漠。那種態度是:不管最后誰會受傷,我看看怎么能利用這個情形才能對我的利益最大化。

     

    研究人員認為這種冷漠行為與低水平皮質醇和非正常工作的扁桃體有關,它們是大腦中產生害怕以及其他反社交的情緒——比如說羞愧——的組織。沃斯布施指出,要想避免這種不好的情緒,就要先弄清楚是什么導致他們這么做的。“一般情況下,如果一個兩歲的小孩推了小妹妹一下,小妹妹哭了,家長責罵了他,這些回應會讓那個小孩覺得不舒服,”沃斯布施頓了一下,接著說:“這種不舒服會讓他再一次這么做。而冷漠障礙的小孩面對同樣的情況就不會覺得不舒服,所以也就不會想要以同樣的方式去懲罰或者傷害別人。”

     

    沃斯布施引用了一個研究,那個研究是將一些23歲的人的犯罪記錄與他們3歲時對不愉快的刺激的敏感度作比較。在那個研究中,這些3歲的孩子們聽了一段簡單的調子,然后讓他們聽一段短促爆炸性的令人煩躁的白色噪音。盡管所有的小孩都增強了他們預知噪音爆發的能力,在那些長大成人的孩子們中,變成犯罪者的大多數都沒有表現出與其他小孩相同的厭惡跡象——緊張或是出汗——當他們在聽前面所提到的噪音時。

     

    為了檢測C.U.的小孩子們對獎懲的反應沒有普通小孩那樣敏感的觀點,沃斯布施建立了一個小孩子們表現的好就被獎勵分數而破壞規矩就要被扣分的系統,接著他把這個系統調整為幾個星期之內所有的獎懲都會被放大。在每個星期末,孩子們根據他們得到的分數來選擇獎勵。每天,沃斯布施和他的顧問都會跟蹤記錄每個小孩的行為——爆發的次數和嚴重程度以及每一件好的行為——然后將這些結果輸入到一個封閉的數據庫中。因為在這個檢測的項目中只有幾十個小孩,沃斯布施承認,這些觀察資料比起一個具有堅固統計量的實驗,更像是一系列的案例分析。不過,他仍希望這些數據能夠為那些致力于治療C.U.孩子們的研究者們提供出發點。

     

    “關于這些孩子們的行為方式我們幾乎一無所知。”沃斯布施說著,跟著屋里的那些衣衫襤褸的一行人。他指出,到現在依舊沒有有效手段對“C.U.的孩子可能會對治療有不同的反應”的觀點進行檢驗。這個地方我把largely處理成了有效手段“這是一個未知的領域,”他承認,“人們害怕會因此給孩子們貼上標簽,但是如果我們能夠確定這些孩子到底屬于哪種類型,至少還有可以幫助他們的機會。”他頓了頓,“如果我們錯過了這個機會,我們可能不會再有另一個機會了。”

     

    在我拜訪之后的那個早晨,沃斯布施邀請我一同觀看一個在其中一個項目的課堂教學過程中拍攝的錄像,錄像里是一個房間,這個房間被大號的椅子塞得滿滿的,里面還有一個裝有滾軸的小型電視機。威廉·佩勒姆——弗洛里達國際心里協會的會長——順道過來拜訪時興奮地告訴我說,“丹正要去阻止下一個泰德邦迪(一名連續殺人犯)。”

     

    沃斯布施專心致志的盯著屏幕。正當攝像機搖向教室時,邁克不悅地推擠他的課桌,然后整個人帶著椅子向后仰,坐立不安。“邁克爾,注意力集中!”一個輔導員輕聲地訓斥他。“好!”邁克爾語帶怒氣地回答道。在他旁邊,一個戴著眼鏡的小男孩不斷地把鉛筆扔在地上,招來了一頓訓斥之后又開始裝著咀嚼自己的胳膊。

     

    午餐之后,情況更加糟糕。課堂上,L將橡皮向另一個女孩使勁扔去,但卻沒打中,反而打中一個黑細發的男孩,他猛地將自己的椅子甩到后面,非常迅速地撞上了后面學生們的桌子?粗鳯追著那個男孩滿教室地跑,沃斯布施不再認為她只是單純的失去控制了。  “這是有計劃的,”他嚴肅地說,“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當老師要求L坐下時,她會回到自己的座位,安靜地畫兩分鐘畫,然后贏得10分的獎勵。“就是這里,這就是不同之處,”沃斯布施一邊說著一邊在屏幕上指出來。“如果只是沖動,那么她就已經站起來并且又開始到處亂跑了。”

     

    沃斯布施指出,跟這些心理嚴重失常的孩子們一起工作的其中一個挑戰是找出他們行文問題的根源。他說,特別是對于C.U.的孩子,因為他們的行為——混合了沖動性、侵略性、控制欲和反抗性—常常與其他的行為障礙同時發生。“一個像是邁克爾這樣的孩子,他的行為每分鐘都在改變,”沃斯布施指出,“所以我們難道可以把沖動的部分歸結為A.D.H.D.,剩下的部分歸結為C.U.?還是我們能說他的情況呈兩極性變來變出的,所以是躁郁癥?如果一個孩子不集中注意力,是不是就有對抗性行為特征;即是說不注意是因為不愿意?還是歸結為抑郁癥,不集中注意力是因為沒有辦法激發能量去做這樣的事情?

     

    除了完善檢測孩子是否患有C.U.的心理測量,沃斯布施還希望能夠更深入地了解為什么一些C.U.孩子長大后成為了問題人群,而另一些則沒有。對于那些成年精神病患者的大腦磁共振圖像顯示出了與常人在結構上有著明顯不同:大腦皮層膝下區域更小,部分的邊緣系統和與同理心和社會價值相關的大腦區域的腦密度要少5-10%,與道德決策相關的大腦區域則很活躍。根據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所的認知精神科學家詹姆斯•布萊爾的說法,眼窩前額皮質和尾核部分對于加強積極反應和抑制消極反應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布萊爾說,對于C.U.孩子來說,他們的這方面的連接可能是有缺陷的,也就是說消極反饋并沒有按照在正常的大腦中那樣來運作。

     

    研究員稱這些不同很有可能是源于基因。一項研究計算出來這些C.U.特征的遺傳可能性高達80%。普渡大學的心理學家唐納德•萊納姆研究“初期精神病患者(fledgling psychopaths)“已有二十多年了,他說這些不同可能最終會結合產生成年精神病患者通常具有的不尋常的高智商與冷血的混合特質。“問題不在于‘為什么有些人要做壞事?’“萊納姆跟我通電話時說,“問題是‘為什么更多的人不做壞事?’答案則是因為我們中大多數人被一些事情抑制住了。像是,我們因為有同理心所以會擔心傷害到別人;蛘邠钠渌藭幌矚g我們;蛘邠淖鰤氖聲蛔プ。我認為,當你不再被這些限制住的時候也就是你走向精神病態的時候。

     

    盡管由遺傳而得精神病的幾率很高,里拉姆說,它并沒有焦慮和沮喪的遺傳可能性高,但是這兩個是可治的。沃施布斯同意這個觀念。“在我看來,這些孩子需要加強介入治療才能達到正常水準——到那時其他的策略對他們也會有效。但是認為精神病是遺傳性,所以它是不可治愈的觀點”——他搖了搖頭——“那是不準確的。精神病患者有一個不好的名聲:他們是極難對付的慣犯。我很擔心如果我們將這些孩子稱作‘潛在精神病患者’,人們會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這是一個改變不了的特性。我不那么認為。生理已然不等于命中注定。”

     

    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精神病學研究員李.羅賓斯在一些行為有問題的孩子們身上做了一系列研究,并且一直追蹤到他們的成人時代。那些研究揭示了兩件事:第一個是幾乎每一個患精神病的成人都像一個孩子一樣極度的反社會;第二個是在反社會特征評估中取得高分的孩子中有接近50%的沒有變成患精神病的成人。換句話說,早做評估是必要的,但評估結果并不足以預測誰最終會否成為一名暴力罪犯。

     

    正是這個缺口給了研究者們希望。如果說遺傳素質是患精神病的其中一個風險因素,那么按照這個邏輯,通過環境因素的影響可以降低總風險——正如可以用飲食法來降低患遺傳性心臟病的風險。和許多心理學家一樣,弗里克和里拉姆也懷疑精神病極其“難治的”性質也許被過分渲染了,這其實是局限于當時的治療水平。研究者們正在仔細地試圖區分從孩子身上觀察到的感情冷漠的特質和成人身上已發展成熟的精神變態特質,這種精神病同其他大多數的心理障礙一樣,拖得越久就越難治療。

     

    盡管如此,弗里克承認目前還不知道怎樣才能最好地去介入。“在你能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之前,你需要歷經數十年的基礎性研究,這僅僅是為了弄清楚這些孩子是什么樣的還有他們對什么會有反應,”他說,“這就是我們現在所做的——但是找到正確的方向還需要一段時間。”

     

    還有其他的挑戰。里拉姆說,由于精神病是高度遺傳性的,一個情感冷漠或者麻木的小孩很可能有這樣的父親或者母親,而且因為父母親并不一定對行為殘酷的孩子有足夠的重視,所以這些孩子們往往是被懲罰的多而被教育的少,這就造成了他稱作是“一個自我應驗的預言”的情況。

     

    “現在的關鍵是家長停止了嘗試,”里拉姆說,“很多訓練是關于設法讓這些孩子的父母重新嘗試,因為他們覺得好像試過了所有的方法卻無一奏效。”

     

    安妮向我坦言這正是她的經歷。“說的嚇人一點,事實是作為一位母親,你在你和孩子之間豎起了一面墻。感覺像是身處軍隊之中,每天都會遭到密集的火力攻擊,但你不得不讓自己堅強起來抑制住內心中對自己孩子的負面情緒的爆發以及憎恨。”

     

    當我問安妮是否擔心邁克爾的行為會從心理上影響到他的弟弟艾倫,尤其是,他似乎很崇拜邁克爾——她似乎被我的說法嚇了一跳。然后她告訴我,上個星期,艾倫“逃跑”到一個朋友家,那里離家有一英里以上。“我們當然擔心得要死,”她急忙補充道,“但艾倫似乎對此很有自信。”

     

    安妮是一個特別嚴格的人,尤其是對邁克爾,她擔心不那樣的話他會徹底失去控制。她提及了一段使她恐慌的“犯罪心理”的劇情,其中,一對夫婦的小兒子被他的哥哥殺害。“在那段情節中,哥哥沒有表現出一絲悔意,他只是說:‘這是他應得的,因為他弄壞了我的飛機。’當我看到這里,我說,‘噢我的上帝,我才不要讓那成為我人生旅途上的一幕。’”她尷尬的笑了笑,然后搖了搖頭,“我總是說,邁克爾要么成為一個諾貝爾獎得主,要么就成為一個連環殺人魔。”

     

    當聽到其他父母聽到她說這樣的話也許會感到震驚時,她嘆了口氣,然后沉默了幾秒。最后她說,“我會對他們說,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再做判斷。因為,你知道的,這是要付出代價的,撫養邁克爾可不是一件多快樂的事情。”

     

    雖然要改變一個感情冷漠的孩子的行為是可能的,但不清楚的是要修復他們潛在的神經功能缺陷是否可能——例如缺乏同理心。一個經常被引用的研究是,一個曾將暴力罪犯的再犯率減半的囚犯治療小組卻將提高了心理變態者的犯案成功率,因為這些人從他們的治療中學會了如何去假裝后悔和反省。一篇相關的文章推測:用利他林來治療反社會兒童是危險的,因為那些藥物抑制了他們沖動的行為,也可能使他們籌劃出更殘忍更不易察覺的報復。

     

    在另一項研究中,研究員馬克.達斯發現在這些C.U.兒童成熟之后,他們發展出了假裝對人們的情感有興趣的能力。“”達斯說,“雖然他們沒有情感上的同理心,但是他們有認知上的同理心;他們能說出其他人感覺到了什么,他們只是不關心或者自己沒有感覺到它。”當安妮擔心邁克爾可能已經開始控制他的治療師——編造某些情感來取得分數——她可能比她自己以為的還要正確。

     

    不過,絕大部分研究情感冷漠的孩子的研究者們都保持樂觀,正確的治療方法不僅能改變行為而且能教導一種理智性道德,這種理智不會只是障眼法。“如果一個人沒有處理情緒的物理條件,你將無法‘教’會他處理情緒,”唐納德.里拉姆說,“就像糖尿病,你永遠不可能真正治愈它。但是如果你成功的概念是這些孩子不會變得暴力也不會坐牢,那么我認為治療是會對此有幫助的。”

    弗里克想研究得更透徹一些。他說,如果治療開始得足夠早,通過教給他們從鑒別情緒(C.U兒童通常很難察覺別人的恐懼)到基本的金科玉律這樣的治療,那么就很有可能重塑大腦,從而讓C.U.兒童都能有更強的同理心。到目前為止沒有人在C.U兒童身上驗證過這種治療方法,但是弗里克說以前的一個研究表明在家長溫暖而充滿愛的教養方式下,似乎能逐漸減輕C.U.兒童情感上的冷漠——即使是那些最開始抗拒這般親密的孩子。

     

    截至一月,沃施布斯對獎懲策略的分析未顯示出相容性——可能是因為研究小組太小的緣故。這個夏天,他打算將項目由原來的一個小組擴大到四個,每個小組都會再分為C.U兒童組和行為失常兒童組。沃施布斯希望能通過兩組間的比較,對他們對治療方法反應的區別做出評估。

     

    至于邁克爾,這個治療項目是否幫到了他還很難說,在營地的最后一個星期,他咬了一個顧問的胳膊,這是他以前從未做過的;氐郊依,米格爾說邁克爾在不服從時變得狡猾。“他不在那么喜歡尖叫,”他告訴我,“他只是做他想做的,然后對此設置謊言。”

     

    米格爾說他依舊對邁克爾的成長將會沿著一條與自己的經歷類似的道路而抱有希望,“有時候當邁克爾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我很清楚其中的原因,”他聳了聳肩接著說道,“因為我做過類似的事情。”在此期間,他盡可能主動提供給邁克爾一些建議。“我嘗試著告訴他:你是和其他很多人一起生活,他們對想做的事情都有自己的觀點,不管你喜歡與否,你都要跟他們相處。”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56557/292079

    相關熱詞搜索:少兒精神病 冷漠特質兒童

    上一篇:第一頁
    下一篇:心理問題與精神疾病的區別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8888彩票app
  • <progress id="kmdre"></progress>
    <tbody id="kmdre"></tbody>
  • <form id="kmdre"><tr id="kmdre"><input id="kmdre"></input></tr></form>

    <form id="kmdre"><strike id="kmdre"></strike></form>
  • <dd id="kmdre"></dd>

    钦州 | 吐鲁番 | 安庆 | 诸暨 | 扬中 | 淮南 | 定安 | 昌都 | 灵宝 | 滨州 | 亳州 | 晋城 | 盘锦 | 海南 | 海南海口 | 灌南 | 黄山 | 泰兴 | 嘉峪关 | 延边 | 惠州 | 象山 | 沧州 | 阿里 | 韶关 | 白山 | 鹰潭 | 葫芦岛 | 青州 | 浙江杭州 | 东方 | 宜宾 | 桐城 | 揭阳 | 淮北 | 洛阳 | 楚雄 | 佛山 | 贺州 | 淮南 | 赤峰 | 毕节 | 常德 | 辽宁沈阳 | 姜堰 | 垦利 | 温岭 | 宁国 | 顺德 | 菏泽 | 张掖 | 海西 | 蚌埠 | 大庆 | 白沙 | 杞县 | 丽水 | 山西太原 | 荆州 | 广饶 | 焦作 | 秦皇岛 | 黔南 | 台南 | 海南海口 | 朔州 | 岳阳 | 霍邱 | 丹阳 | 秦皇岛 | 临海 | 红河 | 包头 | 丽江 | 玉树 | 承德 | 伊犁 | 秦皇岛 | 苍南 | 海南海口 | 保定 | 泰安 | 浙江杭州 | 东莞 | 榆林 | 保定 | 长葛 | 池州 | 遂宁 | 济源 | 厦门 | 台山 | 中卫 | 和县 | 晋中 | 赵县 | 伊犁 | 牡丹江 | 延边 | 榆林 | 靖江 | 乌兰察布 | 汕头 | 靖江 | 汕尾 | 鄂州 | 单县 | 三明 | 招远 | 淮南 | 包头 | 涿州 | 大理 | 迁安市 | 自贡 | 绍兴 | 安庆 | 阳泉 | 天长 | 山东青岛 | 黔东南 | 蚌埠 | 濮阳 | 宁德 | 昌都 | 毕节 | 梧州 | 宿州 | 清徐 | 运城 | 乐山 | 河南郑州 | 阿拉尔 | 湖北武汉 | 随州 | 中卫 | 伊犁 | 大连 | 广饶 | 厦门 | 湖北武汉 | 怒江 | 五家渠 | 包头 | 武安 | 山南 | 厦门 | 陕西西安 | 莱州 | 屯昌 | 雅安 | 巴彦淖尔市 | 东海 | 陕西西安 | 延安 | 莒县 | 日喀则 | 赣州 | 营口 | 中卫 | 大庆 | 博罗 | 天长 | 临汾 | 韶关 | 深圳 | 莱芜 | 广汉 | 遵义 | 无锡 | 伊犁 | 晋江 | 茂名 | 龙岩 | 新余 | 恩施 | 曲靖 | 荆州 | 三沙 | 萍乡 | 贵港 | 佛山 | 长治 | 漳州 | 普洱 | 鄂尔多斯 | 雄安新区 | 兴化 | 株洲 | 巴中 | 黄冈 | 那曲 | 德清 | 凉山 | 商丘 | 蚌埠 | 阳泉 | 莱州 | 牡丹江 | 淮南 | 霍邱 | 白银 | 广汉 | 广元 | 百色 | 三亚 | 深圳 | 江门 | 三亚 | 江西南昌 | 淮南 | 高雄 | 清远 | 三沙 | 随州 | 红河 | 图木舒克 | 如皋 | 柳州 | 建湖 | 衢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德宏 | 项城 | 阿拉尔 | 岳阳 | 中山 | 塔城 | 十堰 | 营口 | 大庆 | 盘锦 | 长垣 | 仁怀 | 禹州 | 商洛 | 高雄 | 达州 | 台南 | 资阳 | 石河子 | 南通 | 乌海 | 忻州 | 金坛 | 宝应县 | 江西南昌 | 诸城 | 哈密 | 迁安市 | 蓬莱 | 益阳 | 延边 | 黄南 | 乐山 | 溧阳 | 烟台 | 汝州 | 汕头 | 石狮 | 酒泉 | 南通 | 白银 | 燕郊 | 香港香港 | 阜新 | 株洲 | 揭阳 | 偃师 | 永新 | 澄迈 | 汕头 | 宁德 | 章丘 | 永州 | 昭通 | 抚顺 | 云南昆明 | 包头 | 萍乡 | 咸阳 | 滨州 | 晋中 | 荆州 | 楚雄 | 曲靖 | 天水 | 周口 | 天水 | 玉溪 | 三沙 | 营口 | 宜春 | 文昌 | 玉林 | 宁德 | 陵水 | 临猗 | 晋中 | 黑河 | 新余 | 江苏苏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诸城 | 苍南 | 燕郊 | 阿拉善盟 | 山西太原 | 保山 | 鄂州 | 宝应县 | 三河 | 许昌 | 山南 | 洛阳 | 滨州 | 台中 | 临沧 | 宿州 | 云南昆明 | 普洱 | 淄博 | 广西南宁 | 郴州 | 徐州 | 泰州 | 吴忠 | 姜堰 | 白银 | 雄安新区 | 普洱 | 日照 | 山南 | 兴安盟 | 偃师 | 丹东 | 中山 | 杞县 | 湛江 | 泉州 | 朝阳 | 沛县 | 遵义 | 吉安 | 连云港 | 涿州 | 石狮 | 屯昌 | 宝鸡 | 张北 | 昆山 | 双鸭山 | 牡丹江 | 澳门澳门 | 溧阳 | 丹东 | 汕尾 | 馆陶 | 如皋 | 邢台 | 南通 | 如皋 | 吴忠 | 清远 | 琼中 | 灌南 | 辽宁沈阳 | 丹阳 | 那曲 | 保定 | 阿勒泰 | 澄迈 | 厦门 | 东莞 | 衡阳 | 云浮 | 宝鸡 | 赵县 | 诸城 | 滨州 | 无锡 | 黔西南 | 平顶山 | 河池 | 陇南 | 海南 | 三亚 | 漯河 | 鄢陵 | 汉川 | 枣庄 | 曹县 | 佳木斯 | 镇江 | 天水 | 宁德 | 昌吉 | 庄河 | 玉溪 | 台州 | 石嘴山 | 广西南宁 | 曲靖 | 丽水 | 安徽合肥 | 肇庆 | 厦门 | 巴彦淖尔市 | 项城 | 普洱 | 牡丹江 | 仁寿 | 昭通 | 临沧 | 盘锦 | 佳木斯 | 赵县 | 潜江 | 肥城 | 达州 | 库尔勒 | 张家口 | 昌吉 | 马鞍山 | 吉林 | 铁岭 | 正定 | 乳山 | 乌兰察布 | 鸡西 | 庄河 | 和田 | 唐山 | 和田 | 惠东 | 自贡 | 邯郸 | 大连 | 义乌 | 吐鲁番 | 新余 | 连云港 | 石嘴山 | 贺州 | 龙口 | 张掖 | 乌兰察布 | 澳门澳门 | 任丘 | 鸡西 | 牡丹江 | 江苏苏州 | 济源 | 防城港 | 偃师 | 莱芜 | 贺州 | 六盘水 | 龙口 | 塔城 | 滁州 | 五家渠 | 阿拉尔 | 辽源 | 酒泉 | 焦作 | 陵水 | 霍邱 | 安顺 | 牡丹江 | 改则 | 无锡 | 海宁 | 任丘 | 攀枝花 | 赤峰 | 无锡 | 邢台 | 邵阳 | 朝阳 | 日喀则 | 黄山 | 玉林 | 陇南 | 博罗 | 海北 | 扬州 | 云南昆明 | 绥化 | 保亭 | 诸城 | 灌南 | 济南 | 偃师 | 乌海 | 三河 | 乌兰察布 | 许昌 | 安徽合肥 | 山西太原 | 攀枝花 | 上饶 | 茂名 | 海丰 | 黔南 | 遵义 | 枣庄 | 鹤岗 | 桐城 | 承德 | 和田 | 锡林郭勒 | 威海 | 佳木斯 | 四平 | 馆陶 | 丽水 | 台南 | 百色 | 蚌埠 | 来宾 | 焦作 | 随州 | 天水 | 枣庄 | 来宾 | 玉溪 | 吴忠 | 德阳 | 石狮 | 玉环 | 宝鸡 | 株洲 | 盐城 | 岳阳 | 湛江 | 喀什 | 湖南长沙 | 白山 | 葫芦岛 | 永州 | 燕郊 | 广饶 | 南京 | 惠东 | 新疆乌鲁木齐 | 西双版纳 | 阿拉尔 | 运城 | 博罗 | 金昌 | 巴彦淖尔市 | 扬中 | 昭通 | 普洱 | 如东 | 项城 | 台州 | 舟山 | 昭通 | 阿拉善盟 | 和县 | 姜堰 | 台山 | 宜昌 | 安吉 | 兴安盟 | 九江 | 秦皇岛 | 海北 | 库尔勒 | 邵阳 | 赣州 | 宜昌 | 七台河 | 定州 | 河源 | 丽江 | 孝感 | 中卫 | 资阳 | 潜江 | 灌云 | 昆山 | 深圳 | 那曲 | 诸暨 | 江西南昌 | 哈密 | 阿拉尔 | 东营 | 嘉兴 | 十堰 | 泸州 | 桓台 | 台北 | 呼伦贝尔 | 铁岭 | 台南 | 洛阳 | 黄南 | 临沂 | 池州 | 鹤岗 | 安阳 | 那曲 | 鹤壁 | 厦门 | 威海 | 武夷山 | 梧州 | 鹰潭 | 秦皇岛 | 南安 | 泸州 | 瑞安 | 辽源 | 和田 | 德州 | 河北石家庄 | 资阳 | 吉安 | 黄山 | 阳泉 | 迁安市 | 本溪 | 九江 | 张家口 | 南京 | 内江 | 丽江 | 神农架 | 如皋 | 德州 | 高密 | 德清 | 宜昌 | 广安 | 台北 | 沧州 | 曲靖 | 阿克苏 | 铜陵 | 黔西南 | 大庆 | 如东 | 惠州 | 灌云 | 汉川 | 丽江 | 肥城 | 邯郸 | 雅安 | 临沂 | 绥化 | 慈溪 | 三沙 | 崇左 | 滁州 | 黄南 | 南京 | 阳泉 | 贵州贵阳 | 兴安盟 | 滁州 | 大庆 | 泉州 | 三河 | 毕节 | 湖南长沙 | 巴中 | 晋中 | 沭阳 | 海丰 | 沧州 | 湖南长沙 | 宜昌 | 雄安新区 | 潮州 | 馆陶 | 乐平 | 馆陶 | 北海 | 昭通 | 铜川 | 承德 | 锦州 | 天长 | 白城 | 吉林长春 | 禹州 | 万宁 | 琼海 | 诸城 | 崇左 | 抚州 | 陵水 | 金坛 | 东海 | 日土 | 九江 | 资阳 | 伊犁 | 新疆乌鲁木齐 | 湖北武汉 | 山西太原 | 东莞 | 垦利 | 肇庆 | 河源 | 延安 | 库尔勒 | 汉川 | 贵州贵阳 | 临海 | 咸宁 | 鄢陵 | 无锡 | 石嘴山 | 黄山 | 儋州 | 和田 | 馆陶 | 安徽合肥 | 烟台 | 连云港 | 阿克苏 | 驻马店 | 晋中 | 中山 | 台州 | 松原 | 长治 | 本溪 | 广州 | 丹东 | 东莞 | 武威 | 灌云 | 宝鸡 | 株洲 | 柳州 | 兴安盟 | 台北 | 本溪 | 松原 | 乳山 | 仁寿 | 邵阳 | 赵县 | 黔西南 | 博尔塔拉 | 乐山 | 广州 | 绥化 | 芜湖 | 泗阳 | 平顶山 | 天门 | 泉州 | 枣阳 | 琼中 | 黄冈 | 衡阳 | 辽阳 | 安徽合肥 | 遂宁 | 贵港 | 邢台 | 营口 | 长兴 | 荣成 | 丹东 | 桂林 | 巴音郭楞 | 日土 | 六盘水 | 泰州 | 文山 | 新泰 | 新沂 | 葫芦岛 | 佛山 | 馆陶 | 阿拉尔 | 溧阳 | 克拉玛依 | 黄山 | 项城 | 大理 | 清远 | 海西 | 眉山 | 喀什 | 桓台 | 宜昌 | 禹州 | 图木舒克 | 澄迈 | 明港 | 汕头 | 台湾台湾 | 赣州 | 招远 | 阿坝 | 普洱 | 三门峡 | 泉州 | 项城 | 嘉峪关 | 潍坊 | 伊犁 | 烟台 | 绥化 | 琼中 | 巴音郭楞 | 滕州 | 杞县 | 海安 | 赵县 | 巴中 | 宿州 | 延边 | 西藏拉萨 | 毕节 | 玉林 | 商洛 | 柳州 | 信阳 | 上饶 | 庄河 | 东阳 | 醴陵 | 眉山 | 泗洪 | 绵阳 | 大连 | 昆山 | 海丰 | 梅州 | 林芝 | 嘉善 | 慈溪 | 霍邱 | 三亚 | 邹平 | 辽源 | 永州 | 襄阳 | 新泰 | 晋城 | 铁岭 | 长垣 | 绵阳 | 滁州 | 铜陵 | 连云港 | 湖南长沙 | 商丘 | 伊春 | 仁怀 | 乐清 | 大庆 | 湘潭 | 晋城 | 三明 | 山西太原 | 喀什 | 广安 | 正定 | 云浮 | 厦门 | 陵水 | 广饶 | 白城 | 定安 | 果洛 | 汉川 | 青州 | 白城 | 南阳 | 朝阳 | 昆山 | 嘉峪关 | 新沂 | 四平 | 澳门澳门 | 宝鸡 | 朔州 | 吉安 | 濮阳 | 三亚 | 随州 | 双鸭山 | 遵义 | 山东青岛 | 阿勒泰 | 铜川 | 长葛 | 博尔塔拉 | 瑞安 | 南安 | 吉林长春 | 吴忠 | 莱芜 | 朝阳 | 庆阳 | 曲靖 | 台湾台湾 | 台湾台湾 | 迪庆 | 益阳 | 灌南 | 朝阳 | 宿迁 | 伊犁 | 泗阳 | 克拉玛依 | 瓦房店 | 乐平 | 龙岩 | 定州 | 临汾 | 广汉 | 本溪 | 岳阳 | 白沙 | 上饶 | 沭阳 | 黔西南 | 六盘水 | 包头 | 鹤岗 | 浙江杭州 | 昌吉 | 铁岭 | 南通 | 济南 | 漳州 | 秦皇岛 | 百色 | 莆田 | 呼伦贝尔 | 张家口 | 九江 | 扬中 | 馆陶 | 鄢陵 | 长垣 | 海宁 | 南京 | 岳阳 | 赣州 | 孝感 | 河北石家庄 | 江苏苏州 | 甘孜 | 济南 | 九江 | 通化 | 淄博 | 武夷山 | 平顶山 | 陇南 | 醴陵 | 顺德 | 本溪 | 晋城 | 酒泉 | 玉环 | 贺州 | 甘南 | 阳江 | 鹤岗 | 天长 | 淄博 | 锡林郭勒 | 莱芜 | 双鸭山 | 保定 | 乌兰察布 | 曹县 | 阿坝 | 新乡 | 云南昆明 | 德宏 | 松原 | 河北石家庄 | 台湾台湾 | 九江 | 鄢陵 | 牡丹江 | 吉林长春 | 泰州 | 张家口 | 石狮 | 泸州 | 固原 | 阳春 | 遵义 | 济南 | 阿拉尔 | 阳泉 | 甘南 | 郴州 | 灵宝 | 朝阳 | 临汾 | 昌吉 | 株洲 | 宁波 | 无锡 | 防城港 | 日喀则 | 吐鲁番 | 澄迈 | 株洲 | 南充 | 九江 | 仙桃 | 克拉玛依 | 五家渠 | 佳木斯 | 湘潭 | 安康 | 湘潭 | 深圳 | 曲靖 | 安顺 | 延安 | 德阳 | 神农架 | 河池 | 包头 | 龙岩 | 陕西西安 | 常德 | 南充 | 博罗 | 鹤岗 | 双鸭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金华 | 天水 | 青州 | 威海 | 河源 | 德清 | 日喀则 | 高密 | 景德镇 | 邹城 | 阜阳 | 邯郸 | 马鞍山 | 珠海 | 昭通 | 赤峰 | 临海 | 镇江 | 陵水 | 博尔塔拉 | 荆州 | 河北石家庄 | 吴忠 | 石河子 | 伊犁 | 姜堰 | 塔城 | 内江 | 钦州 | 眉山 | 咸阳 | 永新 | 九江 | 汝州 | 锡林郭勒 | 朝阳 | 湖南长沙 | 林芝 |